产粮是不可能的

沉迷游戏中……

召唤师生存实录(一)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白光一闪,召唤师迷迷糊糊的来到了王者峡谷。 妲己甜美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召唤师不得不揉了揉发晕的头使自己清醒点。
  王者峡谷,在召唤师眼里这里四周光秃秃的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意的东西,差评。
  “现在您可以召唤一位英雄为您效力。”
  召唤谁呢?召唤师左想右想在列表里看了一遍又一遍,决定了就是她。
  召唤师耐心地在地上画好召唤阵,检查了几遍发现没有漏洞后,开始他的首次召唤。
  长长的咒语从召唤师口中念出,法阵开始散发出点点晶莹的蓝光。
  “凛冬已至。”
  召唤师想没错就是她了,结果召唤阵出来一个红毛,性别男……
  大哥,你谁啊?王昭君呢?召唤师傻眼了…… 这破游戏,吃枣药丸。
  “必将百倍奉还。”
  很好,自带音乐,不过我好像惹不起啊?看这冲天的马尾辫,看这锋利的兵器,艾玛不是好像是根本就惹不起啊!
  这个从阵法里跳出来的英雄,一点也不打算对召唤师介绍介绍自己,看那朝天的马尾辫,召唤师默默的在心里竖起中指。
  一旁的小助手似乎坏掉了,也没说这个红毛是谁,还得辛苦召唤师自己去列表里找。好气哦,保持微笑。
  终于可怜的召唤师在列表楚汉的角落里找到了这个红毛的名字,韩信。
  关掉列表,等召唤师回神时,韩信自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拖动左下角的地图,他终于发现了韩信的位置,敌方野区……
  666什么时候开始的,厉害了我的信,打野打到敌方去了,被群攻了怎么办?召唤师好急哦现在手里的英雄只有他一个,妲己算半个,算了等他泉水复活好了……
  召唤师静静地看着韩信在地图上左跳一下,右跳一下,柔美的女音在峡谷中响起,“韩信 击杀 马可波罗。”
  接下来的情况,韩跳跳在野区跳过去跳过来,跳过去跳过来,召唤师紧紧盯着他的血条。
  一眨眼的情况,看出事了吧。召唤师看见他残血的情况下,还想越塔强杀,这是要浪了、还是要浪了、就是要浪了。
  一场比赛下来,召唤师心扑通扑通的直跳,不是什么春心萌动什么的是被某个跳跳给吓的。
  好歹比赛胜利了,召唤师凑齐了召唤一位英雄的金币。希望这次能召唤成功,实在不行就来个靠谱点的英雄 。
  “你打算召唤谁?”
  召唤师惊讶的回头看着他,想也不想的就回了一句:“当然是王昭君啊。”
  末了,召唤师狐疑的问了一句:“你怎么会从她的召唤阵里出来?”
  韩信没有开口,召唤师也不敢多问,深怕他觉得一个不爽就把他一枪挑了。
  召唤师又开始在地上写写画画,当然没有留意到韩信僵硬的表情,总不会跑到昭君那里跳跳跳,刚好跳进召唤阵里吧?
  这次一定不要出错啊!召唤师再一次念出长长的咒语,韩信在离召唤阵远远的看不出什么异常。
  异变突生,召唤阵里寒气直冒,瞬间冰封了整个野区,冻得召唤师直打喷嚏。
  一道幽蓝色的倩影随着白雪降临,光芒散去之后,召唤师看清了来人,一个美貌的或者说美貌的过分的女子,那股非人气质的美丽让召唤师确定了这就是那位冰雪之华,王昭君。
  这位美丽的冰雪之华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啊,召唤师这么想着转身看看身后的某只跳跳,咦?人呢?
  不得不说某人跳得真快,这次地图上没有看见他,指不定躲草丛里了。
  召唤师看着向他走近的冰雪之华,浑身打了个哆嗦,好冷。
  见状,昭君收拢了寒气,满脸歉意:“抱歉,刚才吓着您了。”
  “……没……嗯……老实说……有点吧……”召唤师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不过,你刚才为什么,嗯……这么生气?”召唤师想这八成和韩信有关,没看见他都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这……这……”
  话还没说出来,脸羞涩的如同初升的朝阳,显露出的美丽令整个峡谷的生物沉醉。
  韩信不知何时从哪里又冒出来,召唤师眼尖的看见那柄锋利的长枪对准他微微有些发亮。
——————————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1)

  1. 步儒归去产粮是不可能的 转载了此文字
    信信你冷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