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粮是不可能的

沉迷游戏中……

北夷宫中,她记忆里的那个少年遵守诺言来了。阳光微醺,和风习习。昭君迫切的想要走到他面前,快一点再快一点。
离别时的约定真的要实现了,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坠落。
为什么要哭?我是太高兴了吗,昭君心里有点迟疑。他似乎变得比以前活泼点了,一直在笑,可是为什么眼泪……为什么……
“公主,您做噩梦了吗?”侍女拿着丝帕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痕。
“没,没有……”昭君笑着说,眼睛还是红红的,“梦见一个好久不见的故人……”
那侍女还想再说什么,另一位侍女扯了扯她衣袖,小声道:“那是淮阴侯。”
“就是那位被称为国士无双的韩信将军?”侍女有点吃惊,“可是他不是平息大河流域的战乱后,就被处死了吗?公主怎么会认识他?”
那侍女还想再说下去,倒是另一位侍女察觉昭君神色不对,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再看时,昭君已经起身,对着窗外的茫茫白雪,她喃喃着:“故乡的梅花,开了吗?”
——————————————
一个小短文,谢谢食用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