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粮是不可能的

沉迷游戏中……

掉河梗(信昭信)

一天,昭君和韩信(公式)在野区“散步”。韩信一不留神,就跳到河里去了。

这条河是突然出现在野区的,没有任何征兆,出现的十分诡异,瞒过了他的感知。加上某人一心想要在昭君面前炫耀自己的本领,这下悲剧了吧。

昭君看着从她面前跳进河里的人,两肩忍不住微微颤动。水面泛起圈圈涟漪,却久久不见韩信从河里出来,昭君眼底闪过一丝厉色,“是谁在装神弄鬼?快给我滚出来。”

这剧情不对啊,按理来说这姑娘应该在河边涛涛大哭才对,然后我一出现帮助她找回丢失的物品?河神决定再等等,心爱的东西不见了一定会伤心的大哭的,那时候他再闪耀登场,尽情的崇拜伟大的河神大人吧~

昭君见幕后的人始终不肯出现,幽蓝色的光芒从法杖投出,禁锢寒霜。

河面瞬间被白雪覆盖,凝冻成冰,寒气逼人。河神也被冻得两眼发青,只能从河里跳出来。

“姑娘,在下是掌管这条河流的神明,我可以帮你把他找回来。”微笑,保持微笑,河神在心里告诫自己,这姑娘太凶惹不起。一言不合就开打,神生艰辛。

“我这里有白龙信,特使信,街霸信,还有公式信和韩跳跳,姑娘你掉的是那只呢?”

最后一个什么鬼啊!昭君觉得槽点多多,但是本着那个故事的剧情来着,她觉得还是不要按照那个剧情,毕竟麻烦的笨蛋一个就够了。

“听着,我只掉了一个韩信。”昭君好看的柳叶眉一挑,“是公式信,如果你敢搞错或者多送我就把你的河流彻底冻结。”

河神的小算盘被拆穿了,面上有点小尴尬,“哈哈,怎么会呢?”

“是这只蓝色的吧?”

昭君摇摇头,看他想要玩出什么花样。握紧法杖的右手,微微有些泛白。

“那么是这只白色的,这下没错吧?”

“我说了别耍花样,红色的高马尾的韩信。”她直直盯着他,在他脚下碎裂的冰块一块块出现。

“那个……姑娘……咱有话好好说……”河神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全是被冻的。

“好说,把他交出来。”昭君上扬的嘴角勾出一抹微笑。

“好吧,好吧……现在的小姑娘真是一点都不懂得套路……”

白光一闪,红发高马尾的韩信从河里跳出来,弯曲的河流瞬间消失不见了。这河神溜得真快,啧啧……一回神,她便对上韩信那双深邃的眼睛,仿佛满天星辰。

沉默和尴尬顿时在两人之间蔓延,那件事对他们两来说已经过去,双方都有无法回避的责任和抱负,谁也不能说清谁对谁错,只能感叹一句造化弄人。

“昭君,我……”沉默良久,韩信知道他不能在忍下去了,没看见君主都把军师泡到了吗?这句话憋在心里太久了,再不说出来就可能真的没机会了。

“我有句话想告诉你……”

她看见满天繁星逐渐暗淡下来,真是的不能让她把话好好说完吗?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韩信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对上昭君眼带笑意的双眸。十指相扣,“死生契阔 与子成说,昭君我绝不会背诺。”

“我相信你,这一次可不要让我等太久啊。”

“绝对不会。”
  
(全文完)~~~

渣文笔,谢谢收看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