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粮是不可能的

沉迷游戏中……

穿过你的坑我的手09 人气投票与恋爱都是一场战争

我在木叶当起点写手的那些日子:

九 人气投票与恋爱都是一场战争




春天是竞争的季节——中忍考试、升职加薪、新番换挡、分手恋爱……还有人气投票。




木叶的大街小巷里贴满了《亲热裁决》的宣传广告(对此,六代目火影大人竟然视若无睹),无论是打横的长幅,打竖的展架,打斜的海报,街道上随手发的宣传小扇子,上面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可爱的美少女抱着一本小册子,旁边醒目的一排大字!




大热门!!人气小说《亲热裁决》单行本N0.01发售!!!随书附赠人气投票投票券一张!!




为你的偶像,投出你宝贵的一票吧!!




木叶不算是《亲热裁决》的粉丝大本营,但是真爱粉依然不少,就在这则海报悄悄入侵木叶各个街道的时候,拉票党们也暗搓搓的行动了。不少忍者会在交任务报告的时候突然发现公文书里多了一张红色的小卡片,丸子店吃丸子的时候被莫名送了一个橙色的小徽章,又或者洗完澡被热情的搭上一条绿色毛巾。




拉票党们无处不在,不厌其烦的用其可怕的真爱力给人洗脑,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木叶忍村中悄然爆发。




其实带土本来对此毫不关心,要知道他这么努力的去塑造了远山杏这个充满魅力的女性角色,如果她得不到第一,他简直要把自己的笔名改成末日狗带,然而有一件小事则让他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就是他某天闲的没事干跑到宇智波家聚居地的时候。




发现他全族。




都在给焰転春日绘拉票。




“你是不是宇智波,是不是宇智波。”愤怒的同族们围起了带土“如果不给春日绘投票!你就是叛徒!!”




当他对着自己的前部下、好同胞宇智波鼬伸出求助之手的时候,痛苦的发现,这个不苟言笑的闷骚好青年,手里抓着一堆春日绘的投票传单。




他面无表情的,给带土的手里塞了一张。




然后,冷酷的转身离去。




宇智波的火焰越烧越旺无法制止,当带土回过神来,已经铺天盖地是一片红色海洋了。




木叶要完。




他的担心没有错,当他根据编辑部的意思在村里搞了一场小型投票摸底测试,得到了这样的结果。




第一名(红党绘推):




焰転春日绘   票数:488票




第二名(橙党杏推):




远山杏   票数:207票




第三名(绿党纱推)




小早川和纱  票数:94票




第四名(紫党植推)




高木植人   票数:1票




等等,这一票不会是卡卡西投的吧带土表示十分怀疑,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为什么春日绘这么受欢迎????




是他那里做错了吗?!在他的记忆里春日绘的出场可以说少得可怜!




只有他在想找人叙述设定,或者实在找不到人接话的时候,才会把春日绘搞出来,让她随便插个嘴,充当一下上帝背景。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只有人设,基本没有剧情的角色。




为什么这个背景板罗莉人气会这么高?????????????




当他找六代目火影痛苦倾诉自己烦恼的时候,这个投了高木植人的一票男,拍拍他的肩膀语重深长的对他说“高频度出场角色有时候并不能挽救人气,有时候颜值高身世惨苦大仇深的队友更能拉起人气,不过这也得看,读者的口味总是很难说的。”








“那怎么办????”带土抱着脑袋“我杏怎么能沦落到第二?”




“我觉得吧……”六代目埋在新刊单行本里津津有味的重温着“再来点能让人有共鸣的言情段子,说不定能拯救一下。”




“末日老师如果也和你一样希望杏票数高的话,可以试试”卡卡西补充了一句“我只是建议,建议。”




这个建议挺有道理的,带土立刻丢下摸鱼看书的六代目冲回家里,举起笔就开始在本子上写了起来。




挖坑填到今天,他已经很有些经验了,只要他闭着眼睛开始YY,段子就会行云流水一般从脑海中溢出来。




这次也是一样,他闭上眼睛想象着画面。




那个女孩站在了他的面前,他牵起了她的手,她的手【                                】




等等?




嗯?????




她的手 【                                          】




怎么回事?




大脑一片空白,文字就像被吃掉一样,什么都没有了!!!!




卧槽!!!!!!




老子优雅装逼高大上的文笔呢????????




文笔去哪了????




冷静冷静,宇智波带土对自己说道。这种事也是经常有的,作者码字写文写到瓶颈,描写叙述文笔逻辑一律喂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写出了个什么玩意儿,装了好几十话的逼格全丢了。




这种时候只要冷静,理性的回忆,酝酿,就能找回来。




她的手【                      】




什么玩意儿??




这一定是什么阴谋,无形之中被人使用了别天神,把文笔全都忘光了……这怎么行啊?




他的职业生涯怎么能断送到这里!这绝对不行!这种时候……只要取材就可以了。




总找卡卡西取材也太不像话了,既然是妹子,那就找妹子取材吧。




带土这么决定了,便出门在路上闲逛,看看能不能缘遇哪个妹子。




走了两步,便见到任务归来的春野樱一个人轻松愉快的走在路上,带土一看这人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立刻热情澎湃的打了招呼。




“带土先生!”小樱礼貌的对他笑了挥手,小樱就这点好,当你很认真严肃的和她商量一件事的时候,她也会非常认真严肃的回答你,答案还通常是优等生的最佳回答。




“小樱,我问你个事。”带土严肃的问“牵女孩子的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我的意思不是普通的…是有感觉的那种牵。”




春野樱望着他呆滞了两秒,优等生大概在脑内把他的话用十几种语言翻译了上万次,依然感到了懵逼。




“那个,带土先生。”小樱不好意思的说“我不是蕾丝,如果您想知道牵女孩子的手的感觉,可以去问一个男生……比如鹿丸。”




“不要不要,坚决不要。”带土在胸口处用手画了一个叉叉“那种能牵女孩子手的现充!我不屑!!!”




“那,您问我也……”




“不不”带土分析道“这件事女孩子做是很容易的。”




带土望着小樱,两个手在他面前做手势。




“只要把你的左手。”他非常认真地演示“放在你的右手上。”




“然后描述给我听,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春野樱望着他,眼神从懵逼,逐渐变成了冷漠。




“这和男生把自己的左右手称为老婆A和老婆B换着撸管有什么区别啊啊啊?!!!?????”春野樱爆着青筋大声吼着,一个巨拳打在了地上。




水泥地碎了。




等她清醒之后突然发现自己刚刚的说话不是很合适,立刻捂着嘴害羞的笑了起来。




“对不起,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人家才不知道,男生用左手和右手干什么呢呵呵呵。”然后她默默的“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的笑着走了。




留下带土苦逼的蹲在碎掉的水泥地中间,更加感到了,木叶的妹子们都是怪物所带来的绝望。




等了一会儿,又等来了一个妹子。




这次这个妹子看上去比较软,应该不会失败——带土想。




他走到妹子面前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雏田。”带土这次学乖了“能不能帮我看个手相?”




干脆不听描述了!直接自己感受吧!!




“唉?带土先生我对看手相……”雏田虽然不好意思的想要拒绝,还是握住了他的手,摊开看了看。




带土闭上了眼睛。




她的手【                 】




“………………”




她的手【                 】




“………………………………”




不行啊!!!!!!!完全不行啊!!!!!!!带土抽回了手,绝望的抱住了脑袋。




文笔哪去了????




“带土先生……对不起…我真的不……。”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的雏田,含着泪跑掉了。




并没有追过去安慰,带土沉浸在一种悲伤绝望几欲寻思的情绪之中,浑浑噩噩的,他又走进了火影办公楼,就像这里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用买门票似地推门就进,也不管六代目大人是在分配任务呢,交代机密呢还是摸鱼看书呢,总之先进去蹲一会儿再说。




所幸,今天的六代目大人正在摸鱼看书。




不,正确来说他正在抽出单行本里的那张人气投票券填。




带土的神经紧绷了起来,他走到六代目大人的面前,手撑在桌子上,严肃的问。




“投谁?”




“植神。”卡卡西毫不犹豫的回答。




“不。”带土阴冷的看着他“你应该,投给杏。”




“我说带土。”六代目大人带着敌意的看着他,六代目大人在这种地方意外的非常执着“虽然我本命和你本命是一对,但这也不代表我就要给你的本命投票啊?”




“不管,你要投给杏。”




“我拒绝。”六代目大人重申了一次。




“看个小说而已,需要那么认真吗?!”带土恨不得对着他的脖子掐过去了“不就是个人气投票而已吗?”




“不管你怎么说。”卡卡西说认真的说“我必须,用心对待这本小说。”




“为什么?”




“因为呢…”卡卡西把填好的表插进书里,合上了书对着他轻轻笑了“可以把别的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忘光不是吗。”




“哈?……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总觉得很恶心…”带土眯着眼睛看着表情很迷的卡卡西。




“我已经很努力的在治疗了,你也要努力治疗才行啊。”卡卡西举着书往带土头上一拍。




“我?治疗啥?”




“直男癌。”




“你妹。”




带土伸手把卡卡西拍过的手移开,在触到对方的那瞬间————




【她的手修长而白皙,紫色的脉络在皮肤下异常清晰,指尖的温度总是有些低,他握着她的手,就好像抓住了全世界的幸福。】




等等。




刚刚那是什么?




带土难以置信的看着卡卡西。




不会吧……




文笔回来了?




欣喜若狂的带土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思考了几秒,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反正卡卡西这家伙肯定不介意。




“那什么,卡卡西,我跟你说啊。”带土把书从卡卡西的手里抽出来,五指伸进了他的指缝中与他相扣“接下来的二十分钟,你可以选择性失忆。”




“如果你真的想要失忆,我可以用瞳术帮你。”意外的没感觉到抵抗的力量,带土大胆了起来“因为某些原因我要做点事,你可……千万别介意啊。”




不敢对上卡卡西的目光,带土另一只手把他拥进了怀里。




[她的身上总有孤独的味道,他知道那种味道是因为他。她的和他比起来显得娇小瘦弱,如果再用力一点一定会把她弄断吧。可是比起弄断,他更想就这样紧贴着她,温柔的、温柔的抱着,让两人的体温逐渐重叠,存在的界限模糊起来,他是她,她也是他,他们本来就是一体的,有什么能让他们分开呢。]




为什么,不抵抗啊,卡卡西这个笨蛋。




他捧起他的脸,勾下他的面罩,闭上眼睛像前几次那样,吻了上去。




[她的唇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无论尝试多少次每次都会有新鲜的感觉,从她轻启的唇瓣,微卷的舌尖能够感觉到她的不安,躁动,撒娇,依赖,放松,融入。这种细微的感情随着每个小小的动作传达给了他,这么轻易的就理解了。]




没有拒绝,这个作为远山杏原型的人,竟然伸手也环住了他。




[爱情是一场战争,我在人性和神性之中挣扎,在夹缝中找到你,呼唤你,祈求你来到我的身边]




[我拥抱住了你,亲吻你,握住你的手,与你十指交缠,在神的面前对你许下最忠贞的愿望]




[此生,再也不会离开你。]










---------------------














“卡卡西,要不你分二十个影分身给杏投个票吧?”




“…那有什么意义吗?”




“……也是哦,啧”


















----------------------






              第一届《亲热裁决》人气投票!




注意事项:




   


1.每一张投票券仅能进行一次投票。


2.严禁使用影分身投票。


3.影分身再变身术也不行。


4.请各位《亲热裁决》的读者为自己的偶像投下爱的一票吧!你是红党?橙党?绿党?紫党?


5.你的投票结果,也许会让末日老师在原著中适当增加戏份哦!






投票地址 :这里





评论

热度(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