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粮是不可能的

沉迷游戏中……

穿过你的坑我的手07 初恋癌的治疗方法

我在木叶当起点写手的那些日子:

七 初恋癌的治疗方法




“…天藏?”意识半朦胧状态的卡卡西目光终于聚焦在扮相笨拙的小早川和纱身上,凭借本能他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带土对着这位货真价实的暗部做了好几个禁言的手势,对方依然表情呆滞,带土心里一急拉着大和到了仓库里的一个角落,低声对着他做刚刚那个场面的解释。




怎么解释呢?这个解释起来实在是过于麻烦,实话实说要爆的真相太多了,什么亲热裁决啦,末日狂花取材原型之类云云,任何一个料爆出来都是惊天霹雳,还不如挑一个看上去最合理的,令人信服的答案。




“不要告诉卡卡西。”带土对暗部说道“我喜欢他,他不知道。”




暗部欲言又止,带土连忙解释“他是六代目火影,我是一个罪犯,这事他最好不要知道,顾问们也不想要我俩走得太近。”




“那…你就这样……?”




“嗯。”带土点了点头“刚刚情不自禁了一下,以后我会克制自己的。”






再待下去真是尴尬,带土用变化之术变成了高木植人,和两人告别就赶紧回了自己住处,卡卡西现在看上去也安全了,他自己还有下周的原稿要赶呢。




带土离开后,大和与卡卡西两人沉默了一会,大和开了口“六代目大人,刚刚带土说的那些话都听到了吧?”




“……”卡卡西叹了口气表示肯定。




“六代目大人对带土的心情,打算怎么回应?”




“天藏。”卡卡西摇了摇头“你不懂带土,他说出来的话和事实本身完全不一样。”




“不是十句里面只有一句是真的,就是他告诉你的事情确实是真的,但和你问他的事情没关系。”卡卡西说“行为也一样,他对我做了什么,通常不是那个行为看上去的意义。”




“……那”大和此时是真的困惑了,这两个人的关系怎么看上去这么复杂?到底该相信谁好?




“刚刚那件事,当做没见过,别放在心上。”




带土此时此刻已经回到了住处,大笔一挥开始刷刷刷的写着。




植人放开了杏,他没有进入她,甚至没有碰她,他只是冷漠的看着女孩全身一丝不挂的坐在自己的面前,用语言羞辱着她。




[我可不想碰像你这样的破烂。]植人冷笑[在这里对仇人投怀送抱,不如到风俗街上站一站吧,还能补贴几两。]




远山杏面无表情的把衣服穿上,两人冷场了下来,高木植人立刻知道这又是远山杏的算计。




只要她主动投怀送抱,他一定会面露厌恶之色拒绝。




想到自己被杏这么轻视,植人也有些恼怒,当然他不会上她,但他会惩罚她。




他扯住远山杏的手臂,把她拉进怀里,咬住她的嘴唇狠狠舔舐起来,把她胸腔里的空气都吸光,她看难过的想要推开自己大口呼吸的样子。




“…姐姐大人你在吗?”毫无征兆的,远山杏房间的门被打开。




小早川和纱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把手里的便当洒了一地。




===========




会不会太像了,让他们怀疑啊?带土心想。




不过,这么狗血的段子小说里也经常有,都是套路,谁会把它和现实联系到一起?




这么想他就放心了,收好原稿,打开了编辑用忍鸽发给他的一封信。




拆开信,里面说,《亲热裁决》的爱好者们打算在火之国的某个酒馆聚会一次,让他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看,顺便收集一下读者意见,对连载内容做适当修改。




没兴趣。带土直接把信揉了一下丢进垃圾桶里,作者怎么能被读者影响,愚蠢。




几分钟后他又把信从垃圾桶里捡出来摊平。




他没兴趣,卡卡西可能有兴趣啊,那家伙一天到晚给他卖安利,这种活动还不高兴得跳起来?他核对了一下信下面写的时间,刚好和他所知道的卡卡西日程表里的工作时间错开。




很好,就这么决定了!




当日火影大人一下班,带土就给他戴了个帽子插了个眼镜掳走了,直奔《亲热裁决》的粉丝聚集地,这可真不得了,带土第一次见到这么壮观的情况!!




远山杏、小早川和纱、焰転春日绘的粉丝们分别穿着橙色,绿色,红色的罩衫,手里拿着大大小小印刷制品围成一团兴奋的聊天,还有人特地把前几话的《亲热裁决》内容打印成了精致的小册子,前来参加的每个人都有一份。






带土突然间有种迷之感动,这个作者当得也是值了啊!




他本来以为卡卡西会很兴奋,结果六代目大人竟然哈欠连连,对与爱好者们交流也毫无兴趣。




“你是什么推?”一位工作人员前来问他。




“什么、什么推?”带土立刻求助什么都懂的六代目。




“他是杏推。”卡卡西直接帮带土回答了。




“杏推一位!!!”工作人员对大家吆喝着,有人过来给他披上了橙色罩衫,带土好奇的走到大家的桌子面前听大家都在讨论什么。




“末日老师听说是个大美人!!!”




“真的?”




“对!!可靠消息,她真人长得像春日绘酱。”




“卧槽!真的?!绘推要疯!!”




……真人就在这里,在这里啊!!!哪里长得像春日绘了…和春日绘的原型都长得不像,怎么可能会长得像春日绘!!!




带土摇了摇头,又走到隔壁那一桌。




“理性讨论,暗三美战力,我们不掐。”




橙色袍子的严肃道“我杏血限,敏高印高贤高,战绩有目共睹,光隐第一实至名归。”




“杏吹还想把她吹成光影是不?”穿红色袍子的粉丝不高兴了“我绘能召唤雪姬山神,秘术单传,一人对一军,你杏她能么?”




“胡吹!”绿色袍子粉丝站了起来




“我纱仙人体质,XX战役和XX战役的时候,你绘你杏不也只能跟在我纱屁股后面跑?”




“……恕我直言。”带土插了一句“战力最强应该是…植人吧……”




众人一起给了他一堆白眼。




“植神不在讨论范围内,他男主角,男主角日天灭地乃人之常情,这挂我们当没看到。”




第三章桌子的讨论内容就更匪夷所思了。




“杏受绘攻!!不拆不逆!!!买定离手!!”




“纱杏王道!美帝CP!!”




“纱绘党默默的看着你们~”




这哪跟哪啊…你们都无视了植神是吗……?




在他每张桌子转悠的时候,卡卡西则是随手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懒洋洋的翻开发下来的小册子一页一页的往下看,终于有个工作人员看不过眼了。




“这位……K君是吧”工作人员好奇的问戴着帽子戴着墨镜戴着口罩包的严严实实怎么看怎么可疑的六代目大人。




“请问您是谁的推?”




“杏!!杏!!!!”带土帮卡卡西举了手“跟我一样!给他一件橙色的袍子!”




“不需要了,谢谢。”六代目大人礼貌的拒绝“不是杏推。”




……哈?这他怎么不知道,那家伙给自己卖亲热裁决安利的时候,嘴里面不是杏杏杏杏说个不停吗?作为作品的原作者一定要问个清楚才行。




“不是杏推,那你推的是啥?”带土问。




“植人啊。”卡卡西盯着手上小说里的文字,漫不经心的说道。




哈????????!!!!!!




带土仿佛听到了这世间最最最不可思议的答案,匪夷所思,骇人听闻,午夜惊悚!




植神有什么可推的??????????




这人疯了吗???




“为什么喜欢高木植人?”带土好奇的盯着卡卡西看“一般人不会喜欢男性小说里的男主角吧?老实说我也想不到那家伙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简直就是一个辣鸡啊?”




“唔,非要说的话。”卡卡西想了想“大概是他会一直喜欢杏这点吧。”




“如果哪天高木植人移情别恋了呢?”带土突然觉得很烦躁“春日绘长大之后变成了超级大美女,植人喜欢上她了,那你还喜欢植人?”




“…嘛。”




“我说卡卡西你啊。”带土莫名大火“你一天到晚说我是直男癌,我觉得你才是,初恋癌末期没治了。”




“初恋癌?”这个新鲜名词让卡卡西觉得挺好笑的“什么意思?”




“你心底相信爱是唯一的、不会改变的纯洁高尚东西,一旦它发生了性质的改变你就会去否定它,在内心把这个东西贬低成了辣鸡。比如说你喜欢一个人但是不敢告白,这个人后来和他人交往或者喜欢别的人,你就会无限压抑自己曾经存在的这个感情,你信仰爱是唯一的,你会认为这个人永远都会喜欢他的初恋,绝对不会再敢向对方告白,如果对方否定初恋答应了你,你又会觉得爱情的唯一性被剥夺了,不再纯洁,那个人根本不是你所爱的人。”




“所以就陷入了一种极端矛盾的境地——你所爱的人必须是你的初恋,也必须是对方的初恋,如果不是这种情况你们就会永远相互折磨下去,否定对方的唯一性。”带土摇摇头“你说,这不是初恋癌,是什么?”




“哈哈哈!!”卡卡西笑了起来“分析得很有道理啊,带土,你什么时候变成恋爱大师了?”




“呸”带土吐了吐舌头“是你太神经病了,注孤生啊六代目大人。”




“…那”卡卡西好奇的看着他“如果,你喜欢的人是初恋癌…我打个比方假如杏是这样的,你打算怎么办?”




“滚蛋,我杏才不是初恋癌。”带土朝着卡卡西比了个中指。




“打个比方。”卡卡西说“你很爱对方,但对方是个初恋癌,你们不可能这么相互折磨一辈子吧?她永远记得你还有个初恋,始终把这件事放在心里,没有办法相信你。”




带土突然笑了,笑得阴阴冷冷的让卡卡西觉得不太舒服。




“没有关系。”带土冷笑着说“其实不在一起也无所谓,只要让对方的心里填满关于自己的感情…憎恨、愤怒、懊悔、悲伤、自责、赎罪、把这些十字架一座一座背在身上,背一辈子,每天过得行尸走肉生不如死,直至被这个诅咒折磨去死……这也是爱和占有的一种表达方式。”




“——植人大概会这么说。”带土补充了一句。




“……这倒也不错。”卡卡西竟然笑了。




“喂喂,你是变态吗?”带土嫌弃的看着他“竟然觉得这也不错?”




“哈哈哈。”




“不过,我才不会这么干呢。”带土扭头望着别处“我又不是高木植人。”




“那你要怎么做?”




“我会给他讲个故事。”带土轻声嘟哝着“每周只讲一小段,讲一辈子,这样那家伙就会天天心里只想着周四更新的连载内容,把别的什么破玩意儿都忘得光光的了。”



评论

热度(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