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粮是不可能的

沉迷游戏中……

穿过你的坑我的手06 三月的春笋

我在木叶当起点写手的那些日子:

六 三月的春笋




她再次遇到了高木植人。




命运大概就是这么喜欢看戏的家伙,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天气,而两个人的状态却完全调换了一次。




高木植人捂着溢血的伤口坐在围墙之下,雨水冲刷着地面,血水流到很远的地方,他脸色苍白,嘴唇发青,奄奄一息。




远山杏撑着伞望着这个一直很高傲的家伙狼狈的模样,站在雨中,良久。




[哈,远山,你是打算看着我死来报复我?]高木植人笑了。




[我才没有那种奇怪的兴趣。]远山杏叹了一口气,扶起了植人。




[为什么要救我?]植人问[难道,你不恨我?]




[恨,又能怎么样呢,你可是村里的大人物。]杏淡漠的说道[如果不救你,光影大人肯定要责怪下来。]




她带着高木植人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这里曾经有很多他们的回忆,如今那些记忆里的东西全都被清空了,诺大的房间里只简单的摆着一张床。




远山杏把高木植人放在床上,从忍具袋里翻出一些医疗物品,按住植人的伤口为他做简单的治疗。




植人眯着眼睛看着杏有些淋湿的身体,属于他们的回忆里,那些旖旎的画面,肉体的碰撞,低沉的喘息,发丝的缠绕,有多少是在这张床上发生的?




他也不是圣人,此时此刻杏柔软纤细的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只要他想,就能把这个女人制服,让她在他的身下变成只懂索求的肉体机器。




她一定会像以前那样,随着自己手指的技巧从无精打采变成轻轻喘息,用粉红舌头顶住齿尖,眼神迷离失去自我,颤抖,痉挛,短促而急速带着意义不明拟声词的大口呼吸,把自己的一切倾泻在他的手上,浑身瘫软任他摆弄。




接着他就可以享受她高潮过后的身体——刚出炉的甜点,柔软香甜,滚烫可口。




他充满欲望的眼神对上杏的眼睛,她眼神里冷淡让他瞬间心有些动摇。




她已经不是深爱着自己的那个杏了。




现在的她,只是一具行尸走肉,可是她仍然很熟悉,能读懂植人眼里可怕的,要把她从骨头里舔干净的黑洞一般的欲望。




[要上我吗?]杏解开腰带,衣服散了一地。几年不见她的身体比以前更丰满盈腴,有多少人是幻想着她妙曼来解决欲望的?




[哦?对仇人也可以随意敞开双腿,看来我一直小瞧了你啊,远山。]植人嘲笑道。




[无所谓。]杏坐到了植人的身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具身体,我已经不在乎了。]




===============




带土捂着鼻子十分担心自己会因为某种奇怪的理由在原稿上滴下不明血液。




当然其他部位的反应也让人堪忧,不过总比弄脏原稿好。




迅速去厕所解决了一下生理问题,带土想,卡卡西那家伙竟然还企图和他一起住,这怎么一起住?怎么能?!!!




上周四的原稿顺利发出,新角色焰転春日绘和小早川和纱受到了大好评,尤其是焰転春日绘,他前几天竟然还看到有宅男挥舞着“春日绘酱我嫁”的旗子在书店门口晃悠,这年头无口罗莉妹控大小姐就这么有市场??!!




愚蠢的人类们!远山杏这种温柔贤淑黑历史强悍可靠大姐姐才是正道!!!




其他一律是邪道!!




稿子写得正到爽头上,门铃突然响了。会按下他家门铃的,除了外卖就只有卡卡西和带着外卖的卡卡西,这么晚了,肯定是卡卡西,而且还是没带外卖的。




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书和资料收拾好,他慢悠悠的走去开门。烦死了,给了一只眼睛卡卡西那家伙一天到晚在神威里查岗,想当年他和他老祖宗一起过活的时候,那个万能口袋里堆了多少海量资源啊,看都看不完。




打开门果然是卡卡西,不过他猜错了,他手里竟然拎着一袋外卖,良心发现,值得表扬。




“带土,我有个事情要和你商量。”放下外卖,送外卖的六代目火影大人严肃说道。




“啥?”不客气咬着团子的带土口齿不清的问。




“是这样的。”六代目大人思索着词汇,这事似乎是件难以启齿的事“明天,五大国要搞一个忍者联谊相亲,雾隐那边发起,水影主持。”




“那个女的还没嫁出去?”带土边嚼边说“都三十几了,村里的那些小孩子们,几岁就开始谈恋爱,十几岁就结婚,怎么也不紧跟世界潮流?”




“带土,女性也有单身的权力。”六代目大人纠正他说“你这么直男癌,以后怎么办?”




“切。”




“我知道了,那段时间不会外出的。”带土回答。他是五大国著名犯人,在另外四大国的名谱上已经死了,每次一遇到五影开会,或者各忍村搞什么活动他都得被迫在家避嫌。要知道别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有限度的,看着他到处晃悠总会不经意触到人家底线。




“委屈你了。”卡卡西还是一脸过意不去的样子。




“反正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咬着丸子的带土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卡卡西,我是不是也应该交那么三到四个女朋友?”




“为了世界女性的人生安全,我还是把你关起来吧。”卡卡西遗憾的说道。




“小气。”带土吃完了最后一个丸子“反正就一天,我在家赶……在家干活正好。”




送走了卡卡西,躺在床上的带土琢磨了一下故事大纲,突然脑子里像进了一阵寒风,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事不对。




木叶搞什么鬼联谊????




木叶的那帮小鬼们,都各自从小谈恋爱有归属了,老的也都成家立业了,剩下没结婚没对象的,只剩几个人人眼红的钻石王老五。




比如,六代目大人。




卧槽!




其心可诛!!!!!!




这帮辣鸡!!!!!!!!




刚刚吃下去的那堆糯米一瞬间全都哽在了食道里。




这不成,他一定得出门看看,万一六代目被哪个妹子勾走了,他这小说还怎么写?




翻来覆去思索外出计划,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变身术外出。




这很科学,除了写轮眼一般人不会那么容易看出来,写轮眼基本被宇智波家垄断,毫无危险性。




想到做到,形象也想好了——就高木植人吧!




健壮的黑发帅哥,红瞳,穿着飘逸的忍袍,上面还有朝之国大名赏赐的各种勋章。




刚好《亲热裁决》也进展到了远山杏瞒着大家把高木植人放在家里疗伤的剧情,多接触接触别的人也能取材。




计划完美,带土兴奋得几乎要睡不着了,第二天一大早就在镜子面前变化出了最完美的高木植人。一般人查克拉量不够,变化之术顶多只能维持几个小时,他的话整整一天毫无压力。




推开门,木叶此时此刻整个村都洋溢着诡异的粉红色气息,各国的男忍女忍都跟几万年没发过情似地见人就撩,带土走在路上也无数次被撩,但因护额啊都是虚拟国度朝之国,不敢上来打招呼红着脸默默注视的女忍也有很多。




不过更多是议论的。




“卧槽,那不是高木植人吗?还原度真高啊!”




“卧槽,真是啊!!上去要个签名啊!”




“亲热裁决这是要拍电影吗??”




“哦哦哦好帅啊!再也不黑植神了!植神赛高!植神万岁!”




“……”带土心情复杂,他走到火影办公区周围,那一带站满了人,女性的尖叫冲破天际,带土咬了咬牙,就知道这帮家伙没安好心乱打主意,卡卡西是特么你们的么?




卡卡西在哪?我要拯救他!!




带土朝着人流里挤进去,无奈他体型太大,妹子们战斗力太高挤了半天都没挤进去,就在他愁苦得要命的时候,突然一个妹子被从人流里挤了出来,歪斜着靠在了他的身上。




战斗力不够高吧,带土遗憾的想着,端详这个妹子突然怔住了。




“……”




银色长发,精致的面容,白皙的皮肤,浅灰色的瞳孔,凹凸有致的身材,光忍的护额,暗部的服装。




“……”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妹子,妹子也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两人相顾无言十几秒后。




“高木植人???!!!!”




“远山杏?!!!!!!!!!!!”




等等。




带土开着一只写轮眼确认了一下。




对方也开着一只写轮眼确认了一下。




“……带土?”




“……卡卡西?”






带土嘭的一声炸开了,这里是哪里?天国吗?幻想也有成真的一天,苍天待他不薄!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卡卡西警惕的对他说道,拉着他就往附近的仓库里跑,到了仓库他立刻解除了变身术,让带土的心情一瞬间从云端跌入了沼泽。




“太糟了。”六代目大人懊恼的说“你别误会,我可不是变态,如果不这么做没办法从那里面逃出来。”




为什么要变成远山杏!!!




他的小说进度还卡在H呢!!!!说起来本来远山杏的脸设定就很有卡卡西本人的味道虽然这事他从没敢告诉别人,卡卡西这么一用变身术,简直就是他心中完美的远山杏了。




“卡卡西。”带土颤抖着声音要求“再变一次。”




“带土,你也变成传说中的偶像宅了吗?”六代目大人再次表示遗憾“那么喜欢远山杏,影分身一个人出来自己变。”




不不不,


不是你就没有意义!!




“你怎么跑出来了?”卡卡西感到好笑的问“想要交那么三四个女友?”




“滚球,老子有那么肤浅吗?”带土指了指自己“本人扬起友谊的风帆,从监狱岛漂洋过海前来救你。”




“那你也应该顺便救救你同胞。”卡卡西示意了窗外,带土顺方向看过去,发现一个黑长直穿着华丽红色和服的罗莉飞一般的从街道上穿了过去,身后跟着无数举着“春日绘酱我嫁”的宅男。




然而卡卡西和带土已经用写轮眼看穿了真相。




那是鼬。




估计他自己也没想到,变成小说人物后终于逃脱了女性的围攻,又进入了宅男的魔爪……




“你打算一直保持这样?”卡卡西拍了拍带土的肩膀“没事,这里很少人知道,比较安全。”




“唔嗯。”带土解除了变身。




他和六代目大人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离联谊结束的时间还早,恐怕他们这一天都要在这里躲一躲了。




“我先休息一会儿,累。”卡卡西说着便靠着带土闭上了眼睛,恐怕举办这次联谊这家伙操了不少心。




热量逐渐经由衣服传导过来,卡卡西倒是毫不设防的睡了,带土自己敏感得有些紧张。




卡卡西这家伙,总是这样的。




一般的男性都会和别的同性避嫌吧?可这人简直就跟完全缺了这根筋一样。还把可爱啊喜欢这样的字眼挂在男人身上,难怪鸣人有时候提到他的老师,眼神里一阵让人发笑的嫌弃。




对他也一样,像现在这样不设防的依偎在一起,如果不是他早就习惯了卡卡西这样,怎么看都很奇怪吧?




而且这个温度。




远山杏的温度。




抛去外壳,他的里面确实是纯粹的远山杏。




当然说的不单是外在,还有更里面的。




里面的。




里面的温度。




幻想了无数次的,那个里面……




带土的心脏可怕的速度跳动了起来。




已经解除了变身术的他并不是高木植人,同样解除变身术的卡卡西也不是远山杏。




这种悸动是怎么回事?




就像三月的春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土而出,顶出嫩芽,逐渐拔高,无论什么势头都抵挡不住。




那个吻,那个让他知道“里面”是什么感觉的吻,多少个夜晚他回忆起那感觉,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后悔当时是不是该抱着他吻更久一些。




嗯,这家伙现在就躺在他的身边,睡了过去。




或许可以……




恶魔在他耳边低语,诱惑着他。




除了心脏的悸动浑身发热以外,大脑已经罢工。




将卡卡西摆到一个方便的位置,他低下了头含住了对方的嘴唇。




嗯…




舍不得放开…




已经放弃自我,放弃思考,放弃一切的带土,是被一阵惊叫吓回魂的。




他抬起头,看见变化为小早川和纱的某人捂着半张通红的脸指着他俩。




“……卡卡西前辈……”




“带土……”




“……你们……”




三月的春笋,怎么总是长得那么快呢?







评论

热度(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