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粮是不可能的

沉迷游戏中……

穿过你的坑我的手04 应该那么说

我在木叶当起点写手的那些日子:

四 应该那么说




宇智波带土大危机!!再往前走那么一步就要迈入不可挽回的深渊……




当他在自责,恐惧,愤怒,诱惑的等等等等感情中精分,撰写出几百万字内心戏的时候,刚刚还坐着一动不动的卡卡西往前一倾,倒进了他怀里。




手不知道往哪搁惊慌失措脸要红到胸口的他猛然之间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就算让人家在月读世界里放假几个月,也是有精神损伤的…………毕竟信息量太大……




我都对木叶的火影大人做了些什么?心道一万次糟糕的带土,伸手抱住了卡卡西。




看样子还得休息一会才能恢复状态,带土看着脑袋撑在自己胸口的六代目大人,感受着对方由身上传过来的热气,心想好温暖…嗯,就像里面的温度一样。




等等,里面。




不。




不不不。




冷静……冷静啊带土!!!他不是什么波霸冷感美少女,只是一个和你一样的大叔……啊!不!我才不是大叔。




但是看着那家伙,简直就像看到他身后那个波霸冷感美…这是邪念!!




平常心,平常心!




带土对自己结了一个印,严肃的转起了自己的写轮眼。




忍法!邪念封印之术!!




这个只是自我安慰说说而已的忍术还真起到了作用,随着给心里那个关着不知什么玩意儿的笼子上贴了个封印符再加固,卡卡西身上奇怪的滤镜效果在逐渐消失,最后他终于变成了一个看上去很正常的普通男性。




带土擦了擦冷汗,感到自己终于度过了人生一大危机。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不一会卡卡西终于恢复了意识,他乖乖的等待着六代目火影大人训话,卡卡西看了他好久,叹了口气。




“带土。”六代目大人语气平淡的说道“我不需要这样的放松方式,以后不要再尝试了。”




“哦……嗯。”他东张西望不敢对上卡卡西的眼睛,这时候六代目大人又问了一句。




“什么味道?”




心虚的带土吓得整个心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一看六代目大人只是指着他从口袋里翻出来放在一边的那包水果糖这么问,顿时松了一口气。




“樱桃味。”他回答。




“怎么,你想吃啊,我记得你不是对甜食……”




六代目大人没有继续问,只是手指放在面罩上若有所思的蹭了一下“……樱桃味啊。”




于是,这趟取材之旅虽然达到了目的,然而也再也没有什么取材,六代目大人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直到第二天要退房了才慢吞吞的出来,而带土则是彻夜不眠的通宵赶稿,终于把下周四的稿子写完,发给了责任编辑,整个人舒坦得简直像人生了无遗憾似地。




宇智波带土活了三十几年,终于在此时此刻了解到自己的人生意义其实是写作,什么无限月读啊也只是


能在梦里将未来也许有的可能性发展一下,哪能像这样在文字的世界里让自己创作出来的完美女神谈恋爱,还能卖杀必死?




现实,果然都是辣鸡啊。




就这样,终于到了周四。




这天一大清早,六代目大人就把穿着睡衣抱着枕头还沉浸在梦境之中的带土吼了起来,带土心想什么事啊还能叫他出场,木叶是不是要灭了的时候,六代目大人合着手对他说出了“带土帮帮我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带土认真的思考木叶要是真的灭了,他是该从东边溜之大吉还是从西边溜之大吉的时候,六代目大人对他说。




“请帮我第一时间买一本《青年DokiDoki》,带土,做得到的吧?”




“……”




六代目大人简单的表达了一下他的战略思想——就是,从第一批杂志印好,交到零售的时候,他要拿到第一本,最新鲜的那本,带土要做的就是在第一时间把这本新鲜出炉的杂志用神威摆在他的火影办公桌上,然后再堵住火影办公室的门加个封印不让那帮顾问啊助手进来,直到六代目大人把最新的《亲热裁决》看完。




完蛋了,他有病。




带土想。




毕竟是六代目大人一生的请求,不答应好像太不给面子了,所以他爽快的答应了,并且直接把昨晚编辑给他的那本绝密样刊丢到了卡卡西的桌子上。




于是他便目睹了六代目大人两眼放着金光把头埋进了杂志里,不一会便抬起了头,整个脸上都洋溢着愚蠢的幸福笑容。




“末日老师真是太了不起了。”卡卡西的语气听起来都快飞升了“文字里充满了爱!”




“尤其是,这一段描写两人初吻的剧情,充满了真情实感,身临其境一般,看着都要不好意思了。”




不不不,比起你,在这里听你repo的我才是羞耻得想开个神威躲进去……




“这唇瓣,他怎么会忘记她的味道呢…”卡卡西读着小说里的句子,带土想他明明在别人面前读羞耻句子的时候要脸红结巴死活读不下去,在他面前读的时候怎么就面不改色如此不要脸呢。




“他像掉进了圆圆的糖球里……”




能不能不要读了,我想地遁从这个世界消失……




带土心如死灰,想着要不要把这人弄死算了,然而卡卡西作为一个粉还在继续吹着自己心仪的作品,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带土,你看过没有?这个作品太精彩了,说的是一个叫做远山杏的暗部……哦对了,我这里有上一期杂志,反正你也有空坐下来看看吧。”




【树洞】理性讨论,作者被毫不知情的脑残粉读者强行卖自己作品的安利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还有这一段雨中描写,半露未露,真是棒极了。”




【树洞】理性讨论,毫不知情的原型在作者面前讨论自己的杀必死情节是怎样一种体验。




“我觉得,这个末日狂花不简单,她很有可能曾经经历过很严重的感情挫折,否则怎么能写出这么真情实感的句子?……难道,远山杏这个暗部的经历就是末日老师的亲身经历?”




【树洞】理性讨论,……算了。




火影办公室外面传来咚咚咚的拍门声,顾问和助手们要发飙了,卡卡西此时完全没有想要工作的意思,他信赖的眼神望着自己曾经的搭档“带土,交给你了。”




带土瞬间会意,卡卡西的意思是——我们进神威继续聊,这安利你今天必须买了。




完了。




木叶真的完了。




带土一脸冷漠,拉开了火影办公室的门。




顾问们把六代目大人团团围住,充满了敌意看着带土这个理论上对木叶威胁最大的敌人,好像他对他们的火影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带土什么都没说,沧桑的走了出去。




今天是周四,除了陪木叶的六代目大人在这里瞎搞之外,他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和《青年DokiDoki》的编辑聊一聊,商量下周四的连载应该写什么内容。




女主角远山杏已经交代得差不多了,男主角高木植人也已经出场,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铺开剧情?




他想到卡卡西充满了期待的眼神,心中充满了压力。




写连载这个事情真不是人干的啊,就算这周的连载内容让人满意,万一什么时候卡文了,或者写得不尽人意,让读者失望了那得多难受,哪天卡卡西看完了连载内容要是决定不再追下去,那他继续写又有什么意义?




……不,这听起来怪怪的,简直就像是为了……




啧。




编辑这边对下周的更新内容也要求非常简单——要有新角色。




“按照一般惯例,我们还会安排一个男配角。”编辑说“你这个男主角,是个BOSS,出场次数太少了,他不出场的时候总得找个人和女主角卖杀必死吧?所以你得安排个男配,下回出场。”




“不需要。”带土拒绝道“远山杏只喜欢高木植人一个人,永远。”




他这话说得底气太足信心太强连编辑都不好意思反驳了,只能旁敲侧击劝说。




“连载能不能写得长主要看新角色出场了多少,要知道两个人的故事来来回回就只能那么点,要是三个人四个人五个人,故事就能写得很长了,你这个故事可是打算做长期连载的,不新增点角色可不行。”




“那好办。”带土一听放松了。




“虽然不能加一个男配,但是”




“但是……?”




“但是可以加几个女配。”




“……”编辑推了推眼镜,绷紧了精神观察眼前这位末日狂花老师。




“我觉得你不单是个直男。”编辑评价道。




“还有癌。”




“……”




于是就这么敲定了,下一期的连载内容要增加两位女配角,对应的他也要在木叶村里物色一下原型,找找感觉把这两个妹子捏出来才行,任务艰苦而深沉,既然开了个头再痛苦也只能硬着头上了。




然而六代目大人安利之心未死,一从火影办公室里下班就跑出来找他,非要一句一句的把连载的新内容告诉他并且还附加若干评价,赶都赶不走。




“总的来说,这次的连载内容里,最触动的还是这段。”卡卡西拿着杂志翻了几页“杏的内心挣扎矛盾,既深深的爱着从前的植人,又憎恨现在的植人,植人对她假装温柔,她也半真半假的用爱的谎言回击他,这句结尾的告白里多少有多少成分是真的呢?”




卡卡西指着杂志末尾的那句简单的台词读了出来。












“植人,我爱你。”












像解除封印的咒语,心里那个大笼子上面贴着的纸条被掀开了一角,




不应该是这样的,这个声音




说出[植人,我爱你]的,应该是想象中,不卑不亢的女声。




[]存不存在也没有关系,高木植人存在就可以了




被远山杏永远爱着的高木植人




不被任何人爱着的[]




可是那个声音对应的,是[]该多好?




像往常那样随意的,说出那个名字




不卑不亢的女声对高木植人说[植人,我爱你]




这个低沉,温柔的男声




应该那么说啊




[——   ———]



评论

热度(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