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粮是不可能的

沉迷游戏中……

穿过你的坑我的手 02取材大战略

我在木叶当起点写手的那些日子:

二  取材大战略








是夜。




朝之国与夜之国交界处,一群鬼鬼祟祟的忍者窜入了丛林之中,丛林中山风阵阵,树叶拍打的声音与遮住月亮的密云给这一队忍者做了绝佳的掩护。




这支小队的任务是在朝之国获取一份极秘的情报,情报涉及大名身边的臣子,这件大事如果密谋成功,将会彻底改变两国形势。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一路过来竟然连朝之国的哨兵都没见到几个,正当前进的几位忍者开始有些得意时,一股莫名的冷意突然侵入骨髓。




云开月明,正是杏花开花的季节,朝之国的漫山遍野的杏花延绵到看不见的远方,领头的忍者突然想起了一句在夜之国流传很广的句子——遥看远山杏,近踏血池林 。




这可是不祥的征兆,小队长打了个寒噤,示意队员们赶紧加快脚步,可是没走两步噩梦便成了真——走在最前面的两名忍者突然停住了脚步,接下来——极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的身体迅速融化,最后化为一滩血肉流散开来。




“远山杏!!!”一个忍者恐惧得惊叫起来“是远山杏!!!!”




“别慌!”经验丰富的队长叫住了众人“退后!!”




几位忍者慌忙往后退,不远处的杏花枝旁突然出现了妙曼的身姿。暗部的罩衣遮不住她玲珑身段,当然也不需要戴暗部的面具——又有谁不知道远山杏?那位有着美好容姿,却杀人无数手里沾满了鲜血的,朝之国的暗。




她对他们微笑,笑容那么温柔简直让人看呆了,但那笑容的却是阎罗王的邀请。




她总是那么温柔,杀人的时候,挑逗别人的时候,亦或是躺在床上迎合的时候。




面对远山杏只有两个结果,杀了她抑或被杀,只是对于至今所有期望第一种结果的人来说,等待着他们的都会是第二种结果。




小队的其他人也确实迎来了第二种结果,只留下那位领队的上忍。




所以,夜之国的这位上忍使出了全力。




他的刀朝她的胸口——那个代表着“死”的位置挥去,他的刀是极快的,只是那刀没有击中那道“死亡”,而是将她那暗部的罩衣划开一片,大片的白皙在夜色之中显露无疑。




这位上忍瞬间慌了神,吹弹可破的肌肤,瓷碗一样完美的弧度,她精致得像个高级玩偶一样。可是她却并不在意裸露出的春色,而是微笑望着他。




“喜欢吗?”远山杏说,声音里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别想诱惑……”上忍话音未落,苦无一刀封喉。




远山杏站在倒下的尸体面前,苦无上滴下的鲜血,顺着苦无的尖端滴在她丰满的胸脯上,随着那圆润的弧度滑下,享受着死亡临界快感的她又怎会知道此时的自己看上去有多么色气?




“这个身体,便下地狱去享受吧。”远山杏对着月色,温柔的撩起了她那长长的银发。






=================




小说杂志周刊《青年DokiDoki》,发售日是每周四。




本周的《青年DokiDoki》的杂志被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上,书摊还特地贴上了巨大的海报。




【震撼!!亲热系列连载再开!!新主角 杏!带血苦无迷倒众生!!!】




这个海报一贴出来立刻受到了极大关注——要知道自来也大人的亲热系列从来不缺乏读者,书还没摆出来一会就销售一空,大家对剧情津津乐道并且聚在一起讨论后面的发展。




不过也有死忠粉不愿接受现实,比如木叶的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




“我拒绝。”六代目大人如此说道“出版社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个枪手续写亲热系列,这是对系列前几部作品的亵渎。”




虽然六代目大人对各位好心人士送来的那一堆《青年DokiDoki》视而不见,但当他的耳边充斥着讨论远山杏是一个多么有魅力的主人公,她有什么黑历史,要怎样与恶势力做斗争的时候,他还是被勾起了好奇心。




内心挣扎了很久,辗转反则痛苦不堪在粉丝的尊严与对新事物的憧憬之间来来回回无数次,他终于开始翻开了《青年DokiDoki》。




就像中了什么魔法,这个新连载的每一页似乎都闪着金光!让人埋头进去根本出不来!!卡卡西长吁一声从书页中抬起头来,一边思考着批判的词汇,一边做了一个火影级别的重大决定。




他订了一年份的《青年DokiDoki》。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主角好像十分能和他引起共鸣,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能让卡卡西点头称道。




“即使要变成最深的黑暗,我也要让我的同伴行走在光明之中。”卡卡西特地把这句话摘抄了下来,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帅呢。




而且他对这篇《亲热裁决》的作者也来了兴趣,这个人虽说和自也来大人比还差那么点火候,不过编的故事倒是还挺有趣的。他翻到作者页面,那里没有真人照片,只有一朵红花的自画像,自画像下面写着“末日狂花”。




末日狂花——资深作家,有着传奇一般人生,对忍者世界的秩序有深刻的个人见解。曾经走访世界各地了解风土人情,所创立的小国互助金融公司也曾受世人关注,现就职于某巨头忍村,为各村“影”级领导所共知。




开什么玩笑呢?简介假成这样?  卡卡西嗤之以鼻,这家伙还把自己吹得和自也来大人一样厉害,“影”级领导所共知,谁倒是给他这个影级领导解释解释?




看头像多数是个女性作家吧,出版社为了销量还真是什么都敢吹啊。




不过,写得确实好。作为死忠粉的卡卡西也不吝惜自己的评价。




看着桌上堆成山的未签批文件,六代目大人托着腮感到对未来生活充满了希望。




下周四怎么还不来?




“……卧槽,下周四不要来……”与此相反,此时此刻的宇智波带土抱着脑袋在一堆废纸之中痛苦着。




与大多数挖坑不填并不准备填的作者一样,他对这个故事的责任与态度只停留在“我有个屌炸天的开头,你们看看?”




至于后面怎么填,出现哪些角色,故事大纲,故事框架,故事走向,高潮,结局。




一个毛线都没有想好。




当时他忽悠他的责任主编的时候是这么和他说的——“别多想,这事一定能成。”




当年他老祖宗忽悠他举大计的时候,也是这么和他的说的——“别多想,这事一定能成。”




他脑子里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重播着编辑走的时候对他说过的话。




“一周一更新有多难?你听说过火影日刊捞福特吗?上面的作者都是一日一更或者一日两更!!有时候还能一日三更!!现在这个拼速度的社会,一周一更简直是养老!撒——带土君,不管别人怎么说,你都是一个立派的写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带土把写了两行的原稿纸撕下来揉成团。




不行!不行!写不出来!!!卡文了!!!!!!




一般作者都是连载到中后期卡文,或者卡H,他竟然写了一章就卡文了!!!!!




这是要坑的节奏??




而且编辑还说——




【带土君,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个杂志的性质是卖肉杀必死吧,我们也不奢求你能这么快进状态,但至少下周我们希望能看到一场吻戏。】




吻戏??






吻戏?!




wen戏????




能吃吗??????




按照他原定的计划,下周连载的内容里,男主角就要出现了。




一出现就要安排吻戏??




好吧,安排吻戏至少要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吧?可是他长这么大,根本不知道什么是wen啊?话说回来,这个字怎么写来着?直接被记忆的黑洞吃掉了吧?




总觉得他人生有可能会出现的wen戏机会都被神无毘桥旗木卡卡西同学【别多想,这事一定能成】给吃掉了啊?




怎么办呢




只有




取材




了啊




虽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但见过猪跑做出来的猪肉要是被那个该死的卡卡西冷冷的丢一句“粪作”怎么办?




这个尊严绝对不能受挫!




末日狂花是伟大的作家!!追求完美的作家!!




说走就走,他立刻给远在雨之国的原部下长门发了个信息,让他安排两张雨之国旅游券。




四战之后,雨之国和火之国建立了长期友好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了给雨之国经济发展提速,火之国特地开通了雨之国旅游线路。这个国家原本就比较神秘,而且因为“晓”这个组织更是名声大震,去旅游的


人络绎不绝,给长门那家伙带来一笔不小的收入。




就以去雨之国旅游为借口,把卡卡西骗出门顺便把他给办了取材!




说着带土就直接神威速递到火影办公室了,六代目大人对着堆成山的文件,面如死灰形同枯槁,嘴里幽灵一般念叨着“周四什么时候到?”




“周末什么安排?”带土撑在桌子上霸气的问道。




“工作。”六代目大人理所当然的回答。




“我这里有两张雨之国一日游券,长门给的,不用多浪费啊。”带土把券在卡卡西的眼前晃了晃。




“带土。”卡卡西微笑着说道“除了木叶要灭了这种情况,你什么时候见到过三代四代五代随随便便走出国门?”




“好。”宇智波带土霸气强硬的撑在桌子上直视一身白袍亲切温和的六代目大人“那么,木叶要灭了。”




斗争的火花在一只没有进入状态的写轮眼和一只半耷拉下来没睡醒的睡眼之间噼啪作响,仿佛在月读世界里打了几百年的架一般,六代目大人终于还是败阵下来。






“好好好,我跟你走,行了吧……?”




















----------


作者有话说






“我有个屌炸天的开头……”(被打死)



评论

热度(646)